侈口,束頸,肩腹銜接部位內折,長圓腹,圈足,頸部對置雙蝙蝠形耳,蝙蝠的“蝠”通“福”,寓意洪福齊天。通體施白釉,器身以細線青花勾畫獅鬃毛發,以筆尖點染釉裡紅刻畫獅子皮膚和底座。獅子造型碩大、肥壯,四肢伏地,面目猙獰。獅子為百獸之王,是我國傳統寓意紋樣,象徵威武、吉祥、可避邪氣。底部落款“成化年制”。此器物為二十世紀中期之精良製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