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歡迎來到古董收藏網站——天下珍藏  『會員登錄』 『會員註冊
您所在的位置:天下珍藏網 > 信息 > 收藏學堂 > 正文
信息
國寶重器:青銅至尊選介之一
http://www.tianxia.com.hk 2014-01-18 來源:新浪歷史
三聯甗
三聯甗
 

  立體炊具——三聯甗

  商代,高68厘米、長103.7厘米、重138.2千克 。1976年河南省安陽市殷墟婦好墓出土,現藏於中國國家博物館。

  “甗”(音yǎn),是古人用來蒸煮食物的一種炊具,類似於今天的蒸鍋,是由上下兩部分組成的覆合式炊具,上部是甑,用以盛放食物,甑底是有空 隙的箅,可以讓蒸汽通過,下部則是具有肥大袋足的盛水器——鬲。從考古資料看,我們的祖先在距今約7000年的新石器時代,就已經發明了陶甗,從飲食科學 角度看,蒸相對於烤、煎、炸、煮等其他食物烹飪方法,最有利於保存食物的營養成分。可以說我們的祖先是世界上最早懂得利用蒸氣、采用蒸的方法熟食的民眾。 後來在商代早期,出現了銅甗,並到商代晚期數量有所增加。

  國寶級文物三聯甗由一件長方形鬲和三件大小、形製相同的甑組成。三件甑分別套接於三個鬲口內,從而形成一鬲加三甑的格局,看上去有如長條桌上放置了三口蒸鍋。使用時,三個甑中可分別放置不同的食品,可以同時蒸煮幾種食物。

  甗口部飾以夔龍組成的饕饕紋,張口吐舌,弓身翹尾,頗顯神威。甑的內壁和雙耳的下方有銘文“婦好”,說明了這件重量級炊具的歸屬。方形鬲的圈口 部分裝飾有三角形紋和雲雷紋。平面和側面分別圍繞蟠龍紋以及由夔龍紋和圓渦紋相間組成的紋帶,全器花紋精美,幾組紋飾各成單元又互為照應,充分反映商代中 期青銅鑄造技術和裝飾藝術所達到的境界,王室的權威彰顯無遺。

  此器出土時案面有絲織物殘痕,腹、足有煙炱痕跡,當為實用器。此器是前所未見的商代大型覆合炊具,是彌足珍貴的青銅之寶。為配合安陽殷墟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安陽曾回運兩件代錶殷商文化水平的文物,其中之一便是這件三聯甗。

  三聯甗1976年出土於河南安陽婦好墓。墓主“婦好”是商代盤庚遷殷之後的第二代帝王——商王武丁的妻子之一,她不僅文治武功,而且極受寵愛, 是貫穿“武丁中興”的重要歷史人物,甲骨文中有一條蔔辭寫道:“貞,登婦好三千,登旅萬乎伐羌。”意思是說,商王徵發婦好所屬的3000人馬及其他士兵1 萬人,命他們去徵伐商王朝的宿敵羌國。這也是甲骨文中所記載的商朝歷史上最大的一次戰爭。經發掘整理,婦好墓中共出土隨葬品近兩千件,其中銅器有有460 多件,另外還有大量玉器、象牙器、寶石製品等,在出土的銅器上,有近一半刻有銘文“婦好”。據曾主持發掘河南安陽婦好墓的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鄭 振香先生介紹:三聯甗是迄今為止所能見到的,惟一一件把三個甗聯合在一起的青銅巨器,充分反映出商代中期青銅鑄造技術和裝飾藝術所達到的至高境界。

  三聯甗的出土說明了早在3000多年前的奴隸社會,就已經出現了這種既提高熱能的利用效率,也增加食物的品類和總量,科學和實用並重的新型炊具。

皿方罍
皿方罍
 

  王者歸來——皿方罍

  商晚期,原器身通高63.6厘米,器蓋通高21.5厘米。傳1920年於湖南省桃源縣漆家河出土,器蓋現藏湖南省博物館。器身於2001年在紐約以924.6萬美元拍賣成交。

  罍是古代一種大型盛酒器和禮器。中國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裡常提到罍,《詩•周南•卷耳》:“我姑酌彼金罍”。這裡的“金罍”即是青銅罍。罍 誕生於商代晚期,流行於西周至春秋中期,絕跡於戰國時期。青銅罍在歷史上流行的時間較短,尤其是方罍更是十分稀少,皿方罍是迄今為止出土的方罍中最大、最 精美的一件,它以其高超卓絕的鑄造技術,神采飛動的氣勢和令人傾倒的精美紋飾,被譽為“方罍之王”。

  皿方罍器身錶面呈金褐色,器形高大、造型雄渾,富麗堂皇,通體集立雕、浮雕、線雕於一身,四角和四面中間共飾八條粗大扉棱,以雲雷紋襯地,肩、 腹分別以大獸面紋為主紋,空隙處填夔龍紋,前後兩面正中,上下排列兩立體獸首;左右兩面肩部各有一獸首銜環。器口有“皿天全作父己尊彜”八字銘文,故名 “皿方罍”。整器展現出高超的鑄造技藝和攝人心魄的氣勢,神秘、富麗、久遠的歷史氣息和一種不可撼動的威嚴與霸氣撲面而來。國際著名古董商吉賽爾先生曾對 皿方罍做出這樣的評價:“對於這件青銅器,我能說什麽呢?它簡直是出神入化、太令人難以置信了!我愛死它了!當你屏氣凝神,全神貫註它時,你會為它整個外 型與內涵所震驚。”

  皿方罍是1922年在湖南省桃源縣漆家河被暴雨沖刷而出,後被當地一戚姓農民秘藏。商人石某聞訊前往購買。不料物主兒子回家後得知此事,遂取罍 蓋前往附近小學鐘姓校長處詢問,石某見狀擔心發生變故便抱著方罍器身奪路而逃。從此皿方罍蓋、身異處,各自留下了一段傳奇經歷。

  罍蓋幾經轉手在解放後被收歸國有送交湖南省文物管理委員會,1956年,又將其移交給湖南省博物館保存至今。 而器身在石某將之高價轉售之後,不久就流出國外。時任湖南省博物館館長的高至喜先生亦曾多方打聽器身下落,但始終沒有任何消息,只好在1964年主編的 《湖南省文物圖錄》中,僅先行刊布了方罍蓋的材料。

  直到1992年,青銅器專家馬承源先生在出訪日本時,於一日本友人家中偶然見到“皿方罍” 器身。據其講,這是他於八十年代中期從英國高價購得。他在得知器蓋的消息後也興奮不已,立即前往湖南省博物館,親睹了方罍蓋的威容。這位日本藏家提出出資 50萬美金給湖南省博捐建一座陳列大樓,外加捐贈一品西周初期的精美方形器蓋以換取皿方罍蓋,但國家文物局多方考慮後,沒有接受此條件。1994年湖南方 面也曾為此事指派高至喜等數名專家專程赴日本考察洽談。終因法律問題無法逾越,雙方未能達成一致。

  而後,湖南省博也多次聯系日方希望蓋身能合在一起作一次展出,雙方先後提出在上海博物館、新加坡博物館展出等幾種方案,但是都因國情、政策等現實問題沒能如願。

  數年後,年事已高的日本藏家因個人原因決定委托紐約佳士得拍賣行將此寶物進行拍賣。在2001年3月20日,飄泊海外80年的皿天全方罍器身艷 驚四座地出現在了紐約佳士得拍賣大廳,我國上海博物館和保利藝術博物館在得知消息後火速聯手籌集了一筆巨款,赴美競買,且誌在必得。然而風雲突變,現場的 一位法國買家竟然喊出超過我們預算近四成的924.6萬美元的天價,這也是亞洲藝術品在國際市場上的最高拍賣記錄。我國的競拍者只能望罍興嘆,皿方罍回歸 之路再一次被阻斷。

  今天,觀眾只要走進湖南省博物館,就可以在其“湖南商周青銅器陳列”專題展廳中看到這件精美的皿天全方罍蓋。不過可惜的是皿方罍的器身至今依然流散異國,這一至尊國寶的身首兩異一直是中國文博界的隱痛和遺憾,何日能尋回其器身,仍在大家的翹首期盼之中。

  “不管如何,我們會想盡辦法,爭取讓器身重回故地,與方罍蓋團圓。”湖南省博物館原館長高至喜堅定地說,這也是所有中國人的心聲。希望有一天,湖南省博物館可以迎來王者歸來的盛宴……

遂公盨
遂公盨

  銅證如山——遂公盨

  西周,高11.8厘米,口徑24.8厘米,重2.5千克,現藏北京保利藝術博物館。

  盨本是古代是用來盛食物的禮器,從簋變化而來,流行於西周中期偏晚。遂公盨是中國古代西周中期遂國的某一代國君“遂公”所鑄的青銅器,傳聞得自河南窖藏,2002年春由北京保利藝術博物館專家在海外文物市場上偶然發現並購得。

  遂公盨呈圓角長方形,失蓋、直口、圈足、腹微鼓,器口沿下飾鳥紋,腹飾瓦紋,小耳上有獸首,原應有垂環,圈足中間有桃形缺口。遂公盨在內底有 10行98字銘文。銘文內容即為大家所熟悉的“大禹治水”,主要記述了大禹采用削平一些山崗、堵塞洪水和疏導河流的方法,治平了水患,並劃定九州,還根據 各地土地條件的不同規定各自的貢賦。在洪水消退後,那些躲避洪水而逃到丘陵山崗之上的民眾下山,重新定居平原之上。由於有功於民眾,大禹得以成為民眾之 “父母”。隨後,銘文並以大段文字闡述德與德政,並教誨民眾以德行事。

  通篇字數雖不算多,但文字詳實,首尾一貫,別成一格,有非常重要的研究價值。最突出的一點是與《詩》、《書》等傳世文獻有密切的聯系,這是目前所知中國最早的關於大禹及德治的文獻記錄,堪稱字字珠璣,被學者們稱譽為“兩周金文之最”。

  “遂公盨”最初在香港古董市場上亮相時,並未引起人們太多關註。主要是器外錶銹蝕厲害,而且器內的銘文多被銹土掩蓋且古奧難懂。曾有臺灣的業內 人氏光顧過,但沒有購買之意,不過“保利”的專家在經過仔細觀察後,認為銘文意義非凡,器物價值非同一般,於是在 2002年5月將之付款買下。

  器物運回北京後,經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上海博物院等單位進行科學檢測和修覆保護,此銅器真是尊容逐漸顯露。2002年10月的一天,著名的 歷史學家李學勤先生來到保利藝術博物館,在對“遂公盨”進行仔細觀察後,李先生非常激動。驚呼“這太重要了,真了不起!”並逐字抄錄了銘文,以回去作進一 步的研究。

  我們知道治水的“大禹”同時也是夏王朝的奠基人。但大禹是否真有其人,夏王朝是否存在,長期以來廣受爭議,《尚書》、《詩經》中都有講到大禹治 水,但對其持懷疑者不乏其人。像郭沫若、範文瀾等也認為大禹是“靠不住的傳說”。 過去著錄的古文字材料,有關禹的也很少也時代也偏晚,只有秦公簋、叔夷镈、鐘等幾件。至於治水的事跡,更是從未發現。

  而西周銅器遂公盨的發現,成為大禹治水傳說最早的文物例證,銘文開篇即言,“天命禹敷土,隨(墮)山,浚川……”等這不僅與《尚書》中的《禹 貢》:“禹敷土,隨山刊木,奠高山大川。”還有《尚書序》:“禹別九州,隨山浚川,任土作貢。”所述內容、觀點相一致,且諸多文詞相同,將有關大禹治水的 文獻記載一下子提早了六七百年,銅證如山,這充分錶明了早在2900年前人們就廣泛傳頌著大禹的功績,夏為夏、商、周“三代”之首的觀念早在西周時期就已 經深入人心。

  古人雲:長銘銅器一件,足抵《尚書》一篇,由此看來遂公盨銘的意義也不遜於一篇《尚書》。

散氏盤
散氏盤

  珍貴的土地契約——散氏盤

  西周晚期。腹深9.8厘米, 底徑41.4厘米, 高20.6厘米,口徑54.6厘米 。傳清乾隆初年於陜西鳳翔出土。現存於臺北故宮博物院。

  散氏盤是與大盂鼎、大克鼎和毛公鼎齊名的西周著名青銅器,因其銘文中有“散氏”字樣而得名。

  根據張廷濟的《清儀閣題跋》所記載,散氏盤在康熙間於陜西鳳翔出土,後被江南一位收藏家購得,存於揚州。清代學者阮元考證後,將其定名為“散氏 盤”,“散氏盤”遂名揚天下。1810年,是嘉慶皇帝50歲生日,當時湖南巡撫阿毓寶從揚州鹽商手中購得此盤後,將其做為壽禮獻給皇上。據說,阿毓寶竟因 此官至兩江總督,這也是在古玩界為大家所熟悉的“阮元定名散氏盤,阿毓寶獻寶祝壽榮升”的故事。

  散氏盤入駐皇宮之後,經嘉慶、道光、鹹豐、同治、光緒、宣統六朝,一直被閑置於深宮。鹹豐十年火燒圓明園後,傳聞此盤已毀於圓明園大火。不過在 1924年溥儀出宮前,內務府核查養心殿陳設,在養心殿庫房意外發現了散氏盤,據舊拓本對照,確認其實真品。1935年,散氏盤隨清宮其他文物移交北平故 宮博物院,抗戰時隨大批文物南遷, 1948年人民解放戰爭勝利在即,國民政府挑選大量南遷文物分批運往臺灣,散氏盤因此入藏臺北故宮博物院至今。

  散氏盤為圓形,淺腹,左右兩耳,高圈足,腹部飾夔紋,間以三浮雕獸首,高圈足上飾獸面紋,造形與紋飾均呈現西周晚期青銅器簡約的風格,此盤的鑄作年代據銘文推斷約在西周厲王時期。

  散氏盤銘文鑄於盤內底部,共三百五十七字,字數之多十分少見,其內容是涉及西周中晚期諸侯國之間圍繞土地分配問題的一篇土地轉讓契約,主要記述 夨人付給散氏田地之事,散因被夨國侵占土地,兩國議和,戡定國界,夨國割地賠償,並將交於散人的田地繪製成圖,成為夨散兩國的正式券約,銘文便是此過程之 記錄。並詳記田地的四至及封界,最後記載舉行盟誓的經過。銘文中介紹了參加此和議活動眾多參加者,同時還對轉讓土地的地界進行了詳細的介紹,銘文中透漏出 西周晚期井田製度開始發生動搖的社會現象,對於我們研究西周土地製度提供了極為重要的史料,難能可貴。

  同時散氏盤銘文書法渾樸雄偉,渾然天成,用筆豪放質樸,敦厚圓潤,有金文之凝重,也有草書之流暢,不再嚴格追求對稱、均勻、排比的風格,字型結 構多變但又不忸怩造作,開“草篆”之端,是學習大篆的極好範本。現代書法家胡小石曾評說到:“篆體至周而大備,其大器若《盂鼎》,《毛公鼎》,……結字並 取縱勢,其尚橫者唯《散氏盤》而已。

  在學者評出的臺北故宮“十大鎮館之寶”中,散氏盤排名之一,由此可見這件堪稱立邦建國的重器的價值和意義。

  來源:作者授權新浪歷史刊發

  (聲明:本文僅代錶作者觀點,不代錶新浪網立場。)

責任編輯:天下珍藏
收藏此頁 列印關閉  
Paypal支付平臺合作夥伴
  • 天下珍藏 提供古董收藏及 古董鑑定服務,及搜羅中國歷代瓷器古董寶物超過800件,全部極具收藏價值,歡迎聯絡我們。
  •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ated trademarks and brands are the property of their respective owners. Use of this Web site constitutes acceptance of the TianXia.com.hk User Agreement and Privacy Policy.